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常見問題

名為投資入股實為借款糾紛案例分析

【簡介】

本案中,劉某與其親威周某之間并沒有簽訂投資合同或其他合意性文件,僅憑"投資款"的稱謂并不能判定"投資"是股東出資還是借款性質,公司亦未在接受投資之日起30日內到有關機關辦理登記手續。再者,本案原、被告雙方約定:不管原告公司是否虧損,被告每年可分得紅利。很明顯,如果被告是因"投資"成為股東,就要在出資范圍內承擔公司的虧損,而不可能"不論盈虧均分得紅利",故在沒有其他證據可以印證的情況下,認定原告向被告提供的"投資"系出資入股,證據不足。因此,筆者更傾向于將本案中原告提供的"投資"按借款處理。

【基本案情】

2007年4月13日,家住上海浦東的劉某與人合伙開辦了一家公司,因公司缺資金周轉,劉某便找到其親戚周某,要求周某借50萬元錢給自己,周某見劉某的公司年年贏利,便提出將這50萬元作為入股資金,雙方約定:不管張某公司是否虧損,周某每年可分得紅利30000元。2007年、2008年,劉某按照雙方約定每年分給周某紅利30000元。2009年,因劉某的公司虧損,劉某未支付周某紅利。2009年12月,周某找到劉某要求其償還入股資金50萬元及拖欠的紅利45000元,劉某則以公司虧損為由要求周某共同承擔虧損。為此,周某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劉某償還投資50萬元及應得紅利45000元。法院在審理中查明,被告劉某所開辦的公司系一家由自然人出資成立的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500萬元,營業期限自2004年4月26日至2014年12月5日。從2004年3月被告公司提交的工商年檢報告看,該公司成立以來,既無股東變更登記又無資本金變更登記,在公司章程"股東名稱和姓名"條款中也無原告周某姓名。

【意見分歧】

對于劉某這50萬元到底屬股東出資,還是借款,存在以下兩種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此款應認定為投資款。理由是:劉某與周某雙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明確約定這50萬元屬于投資款,且在2007年和2008年劉某給付了周某投資款的紅利,雙方都承認了這筆錢屬于投資款。故此50萬元應認定為投資款。

第二種意見認為,此款應認定為借款。理由是:有限公司經營過程中吸收新的股東,增加注冊資本金,法律是允許的,但必須依法操作,履行必要的法定程序,如雙方需有真實意思表示,公司向新股東簽發出資證明書,公司章程的修改,法定期限內向工商部門申請變更登記等。本案原告向被告交付50萬元人民幣屬實,該款項雖然名為"投資款",但究其性質,由于被告既未向原告簽發出資證明書,也未修改公司章程,更無工商部門變更登記,故此款應認定為借款。

【律師管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當投資關系發生糾紛并訴諸法院時,當事人出于維護自身利益,經常會故意混淆"投資"的性質:當公司贏利時,投資者希望將"投資"理解成股東出資,以便多獲利;而當公司經營狀況不佳或虧損時,投資者當然希望給公司提供的是借款,從而避免股東應承受的風險。筆者認為,在類似投資糾紛案件的審理中,某一主體對某公司的"投資"屬于股東出資,還是借款性質,可以從以下幾方面考慮:

一是是否履行法定登記程序。投資者對公司出資,將直接導致該公司注冊資本的增加。按照相關公司法律規定,增加注冊資本是公司的大事,應當履行較為嚴格的表決程序及登記程序。我國《公司法》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增資應由董事會制定增加注冊資本的方案,然后提交股東會決議,并須經代表2/3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豆镜怯浌芾項l例》規定,公司增加注冊資本的,應當自增資款繳足之日起30日內申請變更登記,并同時提交具有法定資格的驗資機構出具的驗資證明。如果被投資公司履行了上述法定程序,"投資"的性質當然就一目了然了。但在現實生活中,投資行為并不都操作規范,常常是口頭協商的多,簽署文件的少;事實行為的多,履行登記程序的少。因此,從尊重事實及公平的原則出發,有必要進一步考察其他方面。

二是投資者與被投資公司的意思表示。 筆者認為,判定"投資"是何性質,雙方的意思表示最為關鍵。因為從根源上講,"投資"行為本身就是基于雙方的自由意愿而形成的,一般在"投資"行為開始前,雙方就會明確"投資"的形式。雙方意思表示的方式很多,口頭的商定雖然最直接,亦被廣泛應用,但在訴訟過程中,口頭意思表示由于無法固定,往往不能成其為證據,故主要核實的應為以下幾個方面:(1)書面合同或協議。合同或協議是"投資"性質最直觀的記錄,因此也是最重要的證據。通過審查合同中"投資"雙方權利、義務的規定,包括投資的形式、投資人的回報、投資人是否參與公司經營、投資款是否可收回等內容,我們可以探知"投資"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從而形成對"投資"性質的綜合判斷。(2)公司內部資料。如果當事人關于"投資"事項未簽訂書面合同,或合同內容及其簡單不足以反映"投資"性質的,應當考察被投資公司的內部文件資料,包括股東會決議、股東會議紀要、董事會決議、董事會會議紀要、出資證明書等。這些文件是判定"投資"是否為股東出資的參考依據,因為當公司接受新股東出資時,內部領導層往往會首先形成意見,并以會議記錄形式記載下來。

三是投資人是否行使股東權利。如果上述書面證據或不存在,或不足以證明"投資"的性質,不妨進一步考察投資人向公司交付資金后,與公司的權利義務關系。如果投資人對公司行使股東的權利,如收取過紅利,實際參與過公司的經營決策,則可認定為股東出資。

綜上,筆者認為,本案中,劉某與其親威周某之間并沒有簽訂投資合同或其他合意性文件,僅憑"投資款"的稱謂并不能判定"投資"是股東出資還是借款性質,公司亦未在接受投資之日起30日內到有關機關辦理登記手續。再者,本案原、被告雙方約定:不管原告公司是否虧損,被告每年可分得紅利。很明顯,如果被告是因"投資"成為股東,就要在出資范圍內承擔公司的虧損,而不可能"不論盈虧均分得紅利",故在沒有其他證據可以印證的情況下,認定原告向被告提供的"投資"系出資入股,證據不足。因此,筆者更傾向于將本案中原告提供的"投資"按借款處理。

91免费国产|国产成人免费高清激情视频|四虎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久久特色|被公侵犯中文字幕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