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常見問題

刑民交叉:抵押物被刑事查封,銀行債權如何優先受償

"先刑后民"原則已成為了相當一部分司法工作人員以及律師固有的思維模式。一旦案件存在刑民交叉問題,則一律要求民事問題的解決必須等待刑事案件的結果。受此影響,一些銀行貸款債權明明存在合法有效的抵押財產,足額受償不存在問題的情況下,卻因為抵押財產被認為涉及刑事問題,例如抵押財產因使用贓款所購而被刑事查封,故此在刑事案件遲遲未能取得結果之前,銀行的貸款債權也一直無法得到清償,有的甚至最終成為了不良金融債權,讓人遺憾。

直到20141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實施《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以下稱"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后,該類問題得以部分解決。以下,根據《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內容,對某銀行成功收回一筆3000余萬元的貸款債權的案件進行解讀與分析。

一、基本案情

2013417日,A銀行與武某簽訂《借款合同》一份,約定武某向A銀行借款人民幣3000萬元,武某以其名下位于北京的一處商鋪為A銀行設定抵押權擔保。該《借款合同》經北京某公證處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A銀行向武某出借3000萬元后于同年418日取得了上述抵押商鋪的他項權利證書(京房他證*字第xxxx65號)。因武某到期未履行還款義務,抵押商鋪在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進入了強制執行程序。201310月,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對抵押商鋪進行了查封,并于2014429日進行評估拍賣程序。20147月,陜西某縣公安局以武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為由再次對該商鋪進行了查封。2015年,陜西某縣人民人民檢察院以武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起訴至陜西某縣人民法院。陜西某縣人民法院經多次開庭審判認定武某犯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陜西某縣公安機關、檢察機關、人民法院認為,案涉商鋪系武某用非法集資的款項購買,A銀行雖辦理了抵押權登記,但不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陜西某縣人民法院甚至還認為A銀行因沒有報案,故不能參與武某案件的退賠程序。

北京某區法院最初也認為A銀行不能先于刑事案件"被害人"受償,后經律師依據最高法院上述《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向執行法官反復闡述意見,最終才使得執行法官于2017年底改變此前認識,堅定地依據《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相關內容,認定A銀行可以優先于刑事案件"被害人"受償,并重新啟動了拍賣程序,A銀行貸款債權本息最終得以清償。

二、即使抵押商鋪系武某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購買,A銀行抵押權也合法有效

依據最高法院《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第十一條規定,被執行人將刑事裁判認定為贓款贓物的涉案財物用于清償債務、轉讓或者設置其他權利負擔,如果第三人系善意取得涉案財物的,執行程序中不予追繳。

本案中,即使抵押商鋪系武某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購買,A銀行因善意取得抵押權,故其優先受償權應得到法律保護。

首先,A銀行取得商鋪抵押權的時點是其發放貸款之時,當時武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尚未案發。武某抵押意思表示真實且簽字合法,抵押登記手續完整,他項權利證書登記事項與不動產登記簿記載一致。所以,整個抵押登記行為并不存在瑕疵,抵押登記行為合法有效,符合法律規定。

其次,A銀行依照誠實信用原則向武某發放了貸款,為取得抵押權支付了合理對價。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規定,A銀行對涉案商鋪所設立的抵押權是善意的,應當得到法律的保護?;谖餀喙竟旁瓌t,A銀行基于信賴不動產登記簿上的記載而發生的交易,應受法律保護。

三、A銀行依法應當先于武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被害人優先受償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第十三條規定,被執行人在執行中同時承擔刑事責任、民事責任,其財產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下列順序執行:(一)人身損害賠償中的醫療費用;(二)退賠被害人的損失;(三)其他民事債務;(四)罰金;(五)沒收財產。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其主張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當在前款第(一)項規定的醫療費用受償后,予以支持。

最高法院劉貴祥、閆燕兩位法官發表于《人民司法》的《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的理解與適用》中也認為除應向刑事案件被害人支付的醫療費用外,對涉案財產享有的抵押權應當優先于其他權利,包括優先于刑事退賠權利。刑事退賠,由于刑事案件的被害人對于遭受犯罪侵害的事實無法預測和避免,被害人對被非法占有、處置的財產主張權利只能通過追繳或者退賠予以解決,在贓款贓物追繳不能的情況下,被執行人在贓款贓物等值范圍內予以賠償,該賠償優先于其他民事債務具有合理性,但該權利并不優于抵押權。

四、銀行債權執行法院拍賣涉案商鋪依法無需陜西省某縣公安機關解封,更無需其同意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對于"刑民交叉"案件,司法實踐中有一種觀點認為,刑事查封效力優于民事查封,民事案件執行法院要想推進對執行財產的評估拍賣工作,必須以刑事查封措施的解除為前提。

對此,最高法院《刑事裁判財產執行規定》第五條明確規定,對偵查機關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人民法院執行中可以直接裁定處置,無需偵查機關出具解除手續,但裁定中應當指明偵查機關查封、扣押、凍結的事實。此在程序上為抵押權人享有優先受償權排除了障礙。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首先查封法院與優先債權執行法院處分查封財產有關問題的批復》規定,執行過程中,應當由首先查封、扣押、凍結法院負責處分查封財產。但已進入其他法院執行程序的債權對查封財產有順位在先的擔保物權、優先權,自首先查封之日起已超過60?日,且首先查封法院就該查封財產尚未發布拍賣公告或者進入變賣程序的,優先債權執行法院可以要求將該查封財產移送執行。

涉案抵押商鋪早在2014年進入了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的執行程序,北京某區法院目前是首封法院,也是優先債權執行法院,按照批復的相應規定可以恢復執行,對涉案商鋪進行拍賣,以使A銀行優先受償,如A銀行受償后可以將剩余價款移交給陜西某縣人民法院。

【結束語】

作為受害人為了防范風險都應要求債務人提供有效擔保,如果沒有提供在處理資產時就不可能與已經盡了審慎義務的銀行享有同等受償的權利。

91免费国产|国产成人免费高清激情视频|四虎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久久特色|被公侵犯中文字幕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