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常見問題

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責任承擔裁判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

第二十六條

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

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

?

該條款為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提供了司法保障,成效顯著。但實踐中,實際施工人對發包人的訴權也存在著濫用現象,損害了建設方及與實際施工人沒有合同關系的當事人權益。

?

一、裁判案例:黃裕明與汕頭經濟特區保稅區管理委員會、汕頭振僑(集團)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3)民提字第96號

裁判理由:本案中,保稅區所欠付的振僑集團工程款不僅僅是當事人之間的互負債務,亦直接關涉第三人即實際施工人的切身利益。保稅區在案涉實際施工人訴請支付工程價款的情形下,仍向振僑集團發出債務抵銷之通知,主張將案涉工程價款抵銷振僑集團拖欠保稅區的財政周轉金債務,與《建設工程解釋》第二條及第二十六條的規定精神相悖,損害了第三人的利益。二審判決認為黃裕明作為實際施工人向保稅區主張工程款,實質上是對代位權的行使,故不存在損害第三人利益的問題。根據《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代位權的行使,應以債務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為要件。本案中,振僑集團多次聲明主張訟爭工程價款應屬黃裕明等實際施工人所有,故并不存在怠于行使債權之情形。其次,如前所述,根據《建設工程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實際施工人對發包人欠付范圍內的工程價款請求權,其性質并非代位權,而是基于實際施工人與發包人之間已經全面實際履行了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的合同并形成了事實上的權利義務關系而產生的法定債權。

裁判規則:發包人欠付承包人工程款與發包人享有承包人的債權,雙方互負債務時,實際施工人訴請支付工程價款的情形下,發包人向承包人主張抵銷債務,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裁判案例:盤錦市城建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徐尊偉與盤錦市城建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徐尊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5)民申字第3367號

裁判理由:關于本案是否應當追加城建建筑公司作為本案當事人參加訴訟的問題。首先,本案徐尊偉系以實際施工人的身份提起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訴訟,而非債權轉讓合同糾紛;其次,依據前述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之規定,徐尊偉有權僅起訴發包人城建開發公司;第三,即便在實際施工人提起的建設施工合同糾紛中,在事實清楚、法律關系明確的前提下,人民法院也不必然追加轉包人或違法分包人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第四,是否構成參加訴訟的第三人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予以確定。即,應當確定城建建筑公司是否為本案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或者為與本案結果具有法律上利害關系的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依據現有證據,城建建筑公司首先并非是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且其已經把對于城建開發公司的工程債權全部轉讓給了徐尊偉,故本案實際施工人徐尊偉與城建開發公司有關工程款糾紛之結果也與其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城建建筑公司亦非本案的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因此,一、二審法院未將城建建筑公司追加為本案第三人不屬于適用法律錯誤,城建開發公司的此項主張不能成立。

裁判規則:實際施工人有選擇權,可只起訴發包人要求發包人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承擔責任,人民法院不必然追加轉包人或違法分包人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

三、裁判案例:張學才等159人、甘肅利興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與甘肅民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勞務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4)民申字第1132號

裁判理由:民盛公司作為本案工程的發包人和業主,在一審中提交了其向利興公司支付工程款的憑據和單方所作的工程結算,主張其已超付工程款;而利興公司根據民盛公司支付工程款的憑據和單方所作的工程結算,主張民盛公司還欠付工程款。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盡管民盛公司提供了其支付工程款的證據,但因其和利興公司并未就案涉工程進行最終結算,故不能證明其不欠付利興公司工程款。

裁判規則:因未結算雖不能證明發包人不欠承包人工程款,但人民法院可以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支付工程款的責任。

四、裁判案例:王修虎與合肥市華星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與榮盛(蚌埠)置業有限公司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4)民申字第1575號

裁判理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實際施工人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向與其沒有合同關系的發包人主張權利。該規定是一定時期及背景下為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一種特殊制度安排,其不等同于代位權訴訟,不具有代位請求的性質。同時,該條款規定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目的是防止無端加重發包人的責任,明確工程價款數額方面,發包人僅在欠付承包人的工程價款數額內承擔責任,這不是對實際施工人權利范圍的界定,更不是對實際施工人程序性訴訟權利的限制。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主張權利,不能簡單地理解為是對承包人權利的承繼,也不應受承包人與發包人之間仲裁條款的約束。事實上,王修虎也無權依據榮盛公司與華星公司之間的仲裁條款向蚌埠仲裁委員會對榮盛公司提起仲裁申請。

裁判規則:實際施工人員向發包人主張權利,不受承包人與發包人約定的仲裁條款約束

五、裁判案例:天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分公司與云南省第二安裝工程公司、一審被告天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內蒙古慶華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管轄權異議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3)民提字第119號

裁判理由:云南二安公司所施工工程是為慶華公司與天地科技唐山分公司之間簽訂的《工程建設合同》中提供土建等工程部分,慶華公司是涉案工程的發包人,云南二安公司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以實際施工人身份請求慶華公司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其承擔責任。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慶華公司不受天地科技唐山分公司與云南二安公司之間合同中管轄條款的約束,慶華公司住所地在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轄區,且云南二安公司的訴訟標的額為14451485元,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國各級法院管轄第一審民商事案件標準的有關規定,屬于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第一審民商事案件的范圍,所以,云南二安公司對慶華公司的起訴,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中級人民法院具有管轄權。

裁判規則:實際施工人請求發包人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其承擔責任的,發包人住所地在法院享有管轄權

六、裁判案例:昆明元鼎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吳鋒與昆明元鼎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吳鋒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4)民申字第1407號

裁判理由:從一審判決"依據上述法律規定,元鼎公司作為涉案工程的發包人,且與隧道公司并未結算的情況下,其應當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的表述可知,一審判決在適用該條司法解釋時并未明確"欠付工程款"是指欠付昆明市三環閉合工程全部工程款還是特指欠付草海隧道管理中心、南北變電所裝飾工程款。但由于一審判決中該部分陳述位于"關于吳鋒訴請方平支付工程款及遂達公司、隧道公司、元鼎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主張是否成立的問題"這一段落,故結合上下文體系解釋可知,一審法院在本部分適用該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中的"欠付工程款"應是特指"吳鋒訴請方平支付的工程款"。也即,元鼎公司欠付草海隧道管理中心、南北變電所裝飾工程的工程款。而且,退一步而言,即便將一審判決中適用該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中的"欠付工程款"理解為欠付昆明市三環閉合工程全部工程款也不會加重元鼎公司責任承擔。這是因為,元鼎公司是建設工程的發包方,本就應在欠付昆明市三環閉合工程全部工程款范圍內,對施工方承擔給付工程款責任。而一審判決只是支持了吳鋒就其施工部分應得工程款的主張,不管其就吳鋒施工部分還欠付多少工程款,都屬于整個案涉工程欠付工程款的范圍。因此,原判決適用上述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判令元鼎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欠付吳鋒的工程款承擔責任并無不當。

裁判規則:部分工程實際施工人所主張的工程款屬于整個案涉工程欠付工程款范圍,可要求發包人在欠付全部工程款范圍內對部分工程實際施工人支付工程款。

七、裁判案例:宋治虎與寶雞市泰森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陜西秦龍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3)民申字第2375號

裁判理由:泰森公司與秦龍公司簽訂施工合同,由秦龍公司作為承包人施工建設,秦龍公司又與宋治虎簽訂內部承包協議,將案涉工程轉包給宋治虎實際施工。因宋治虎與秦龍公司具有合同關系,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如果存在欠付宋治虎工程款的事實,應由秦龍公司承擔付款責任。發包人泰森公司與實際施工人宋治虎不具有合同關系,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關于"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的規定,實際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對性向發包人主張權利的前提是發包人欠付工程款。

裁判規則:在發包人欠付工程款時,實際施工人可突破合同相對性向發包人主張權利,人民法院不能直接判決發包人向實際施工人承擔相關責任。

八、裁判案例:岳陽弘達路橋建設有限公司與李術堯、核工業長沙中南建設工程集團公司建設工程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5)民申字第120號

裁判理由: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據此,實際施工人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突破合同相對性原則向發包人主張權利。但實際施工人起訴索要工程款的,首先應當向其合同相對方主張權利,這是實際施工人主張權利的主渠道,而不應直接向發包人(業主)主張權利??紤]到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監管制度的健全及建筑市場發生的客觀變化,同時為防止實際施工人對發包人訴權的濫用及虛假訴訟的發生,實際施工人原則上不應向與其沒有合同關系的轉包人、分包人、總承包人、發包人提起訴訟。對實際施工人向與其沒有合同關系的轉包人、分包人、總承包人、發包人提起訴訟的,要嚴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審查;不能隨意擴大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的適用范圍,并且要嚴格依據相關司法解釋規定明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因此,具體到本案中,弘達路橋公司向核工業中南公司突破合同相對性原則行使訴權,應證明其實際施工人地位,并提供起訴證據證明發包人可能欠付工程款,或者其合同相對方有破產、下落不明、法人主體資格滅失等嚴重影響實際施工人權利實現的情形。從雙方簽訂的《設備租賃合同》來看,并不必然可以認定弘達路橋公司的實際施工人地位。

裁判規則:實際施工人向發包人突破合同相對性原則行使訴權,應證明其身份、證明發包人可能欠付工程款,或合同相對方破產、下落不明、法人主體資格滅失等影響實際施工人實現權利情形。

九、裁判案例:河南省柘城縣市政建筑工程公司、河南省廣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商丘分公司與河南省廣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商丘分公司、中國化學工程第四建設有限公司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5)民申字第3268號

裁判理由:中化四建公司、廣廈商丘分公司是否應當承擔支付工程款的連帶責任。2011年10月1日,北海新材料公司與中化四建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約定由中化四建公司承建案涉土建、裝飾與安裝工程。2012年1月10日,中化四建公司與廣廈商丘分公司簽訂工程分包合同,合同約定將案涉工程的土建及安裝部分分包給廣廈商丘分公司。此后,廣廈商丘分公司又將其分包的工程項目肢解轉包于柘城市政公司、宏慶公司、萬通公司施工。因此,中化四建公司系本案工程的總承包方,也是分包方,廣廈商丘分公司為轉包方,柘城市政公司、宏慶公司、萬通公司為施工單位。根據《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實際施工人可以向發包方、轉包方、違法分包方主張工程款,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的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該規定并未明確轉包方、違法分包方應當對實際施工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根據公平原則,轉包方、違法分包方亦應在欠付工程價款的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在中化四建公司已經足額墊付工程款的情況下,無需再承擔支付工程款的責任。

裁判規則:轉包方、違法分包方同樣應在欠付工程價款的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

十、裁判案例:大連恒達機械廠與普蘭店市宏祥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大連成大建筑勞務有限公司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2015)民申字第919號

裁判理由:本案恒達機械廠系經與成大公司之間簽訂的鋼梁制作安裝協議書而取得案涉鋼梁制作安裝工程,并按合同約定需提供鋼梁的制作、運輸、安裝等作業,且包工包料,可見其提供的是專業技術安裝工程并非是普通勞務作業,被拖欠的工程款并非勞務分包費用,并不具備《建設工程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適用條件。恒達機械廠已按合同約定完成的鋼梁工程承包作業,也僅僅是宏祥公司與博源公司之間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內容中的部分施工內容,屬違法分包工程,并非全面履行發包人與承包人之間的合同。因此,并不符合《建設工程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的情形。

裁判規則:提供專業技術安裝工程并非是普通勞務作業,被拖欠的工程款并非勞務分包費用的,不屬于《建設工程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適用條件。

91免费国产|国产成人免费高清激情视频|四虎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久久特色|被公侵犯中文字幕在线观看